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海南自贸区启动建设一周年:蹄疾步稳开好局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黄金田

微风乍起,满河悄然浮起微微波浪,那一河金胡杨轻轻舞动,热烈而又美妙地闪变着无穷魅力的倒影。你看着看着,便会沉醉于这悠然恬静的天地之间,忘掉了自我。

新疆是胡杨的舞台,

胡杨是新疆的色彩。

如果说,

春夏胡杨为荒漠染浓了片片绿洲;

那么,

秋季的胡杨似漫天金云翻飞如海。

新疆的秋天,被胡杨林染成了金色的季节。胡杨叶子在阳光的照耀下透亮、跳跃,展示着它在狂风沙暴中坚强不屈、世世代代与旱漠角力和应变的辉煌。它给人们的不仅是强力的视觉冲击,更是一种触及心灵的震撼。

探寻胡杨的奥秘

胡杨是大自然的一个伟大创造。正如荒漠创造了骆驼这种特型动物一样,也创造了胡杨这种特种植物。胡杨是在极干旱沙漠阻挡风沙侵蚀的唯一能成为森林的高大乔木。

胡杨的祖先早在一亿三千五百万年前就在地球上出现了,但是直到1801年,植物学家奥利维叶尔才在植物分类学中将其定名为幼发拉底杨。胡杨的胡字,表示它是西北特定杨树种群。

胡杨经历了冰川摧毁万物的蛮荒,是地球急剧动荡中幸存的物种。在地球新生代第三纪,胡杨在古地中海沿岸地区陆续出现,随青藏高原隆起逐渐演变成新疆河岸林最主要的树种。在新生代第四纪早中期,塔里木河沿岸是地球上胡杨分布最广的区域,遍野成林。1935年在新疆库车千佛洞、甘肃敦煌铁匠沟的第三纪地层发现的胡杨叶化石,证明我国胡杨距今已有6500万年以上的历史了。

如今昔日绿洲遍地的塔里木盆地绝大部分退化为塔克拉玛干沙漠,只留下一条我国最大的内陆河塔里木河。胡杨应旧河干涸而枯萎,应新河诞生而茂盛。在沙漠中,只要看到或鲜或枯的成列胡杨,就能判定那里曾经有河流经过。科学家已在塔里木盆地中找到了七条早已干涸的河道,见证了中国西北走向荒漠化的全过程。

在漫漫的时间长河中,胡杨因大地沙化而自身特化,生物结构不断趋于复杂和完善,形成特有而神奇的生物特性。胡杨的根、叶、枝干、细胞等发生变化,适于沙质土壤生长,耐干旱、耐盐碱、耐严寒、耐酷暑、耐贫瘠,验证着“适者生存”的永恒真理。

胡杨的根是肉质根,既容易吸收水分和贮存水分,又对水分有特别敏锐的感知性。胡杨能嗅到水,跟着水走,自然而然地向着有水的地方生长。在水源奇缺的沙漠,主根是先往下长,可深扎10米以下。据科学家调查,在塔里木河故道,挖到地下水位13.5米时,仍可以见到胡杨的根系。胡杨的侧根向四周扩伸,方圆可达几十米之广,有的长度竟然达100米左右。只要根系范围内有地下水,它的根就自动找过去了。

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胡杨还能自动调节生长。当水分充足时,枝繁叶茂;水源贫乏时减少蒸发,少长枝叶;水分增多时,又一派生机。树龄开始老化时为了集中用水,胡杨会逐渐自行断脱树顶的枝杈和树干,最后降低到三四米高,仍然绿意盎然。在供水最困难时,一些粗大的胡杨从中心枯朽,保证外皮传输水分和营养,排泄多余的盐碱。

人们很早就发现,胡杨通过叶面和树干排出盐碱。排出多了,盐碱液顺着树干往下滴,如泪一般,这就是人们说的胡杨泪。

为探寻胡杨在含盐碱量高的沙漠茁壮生长的原因,中外科学家进行了很多研究。中国科学家完全揭开了胡杨抗盐碱的奥秘:胡杨的细胞内有细胞质和液泡,两者之间有一层隔膜,隔膜上有个质子泵。液泡就像仓库,细胞质里过多的盐碱,经过质子泵进入液泡,留下水分和营养。液泡里的盐碱遇水溶解,通过茎叶泌盐腺和树干皱皮裂口将盐碱自动排出,使胡杨在沙漠健康生长。

虽然当年塔里木盆地河流成网、深林遍野的景象已成为历史,但是这里仍然一边是世界第二大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,一边是世界上最大的也是最后一片原始胡杨林,犹如一条绿色长城,紧紧锁住极具流动性的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扩张。

万里金色画卷

维吾尔族人称锁住沙漠、保护绿洲的胡杨为托克拉克,意为最美丽的树。秋天的胡杨是一年一度的色彩盛宴,每年只展现一次的万里金色画卷。

世界上的胡杨绝大部分分布在中国,中国90%以上的胡杨在新疆,新疆90%以上的胡杨在南疆。在胡杨分布的新疆、内蒙古、青海、甘肃、宁夏等省区的沙漠戈壁地带,以温带大陆性平原区荒漠气候为主。以荒漠为家的胡杨,为大漠的四季增添了生命的色彩:春染嫩绿,夏播浓荫,秋镀金黄,冬缀银霜。

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美丽的秋天,不过秋色不尽相同。有的秋叶色彩缤纷,有的硕果浓淡飘香,有的秋景浩渺如幻,有的地貌壮丽神奇,有的秋雾如梦如烟,有的驼影羊群闪现。但是天然原始胡杨林的秋天融各景于一景,点缀着一身金黄,迎着微寒的秋风扑面而来。

发源于祁连山的额济纳河沿岸,蔚为壮观的胡杨林逶迤绵延,绚丽灿烂。塔里木河沿岸,全长2179公里的河漫滩地都是胡杨的家园。被评为“中国塔里木胡杨之乡”的沙雅县,漫长河道两岸胡杨竞秀,璀璨耀人。最值得看的是轮台县塔里木河中游的胡杨林,那是世界上原始胡杨林分布最集中、保存最完整、历史最古老、面积最大,最具代表性的胡杨林,被科学家誉为“第三纪活化石”。

秋天,我们走进荣登中国十大最美森林排行榜的轮台县塔里木河流域,仿佛刹那间进入一个色彩斑斓的童话世界。

自西向东流淌的塔里木河,蜿蜒于大沙漠,两岸胡杨林遮天蔽日,形成天然金色长廊。流淌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的塔里木河多次改道,眼前的塔里木河是历史上第八次改道。这里地势平缓,曲水分流,穿插成网,泊湖连片,处处有胡杨红柳、牧草野花。漫延天际的金黄的原始胡杨林与蔚蓝的天空交相辉映,层林尽染,叠彩流金。

步入无边的胡杨林海,细细品枝赏叶,就会倏然感悟大自然酝彩泼墨的节拍。最奇特的是为减少蒸发和接受阳光,多种形态的叶片集中于同一棵树上。幼树嫩枝上的叶片狭长,像弯弯的眉毛;大树上的叶子,椭圆润泽如杨叶;老枝条上的叶子,却边缘多缺口,有点像枫叶。故胡杨又称三叶树。其实胡杨的叶子变异很大,甚至一棵树上可长出五六种叶子。连续观察几天之后,一定不能忘怀色彩变幻曼妙的叶子:先是绿色,刹那间黄绿相映,转眼成黄色,再而橘黄,很快又变为凉爽秋风中飘飞的金色云彩。

漫步塔里木河畔的胡杨林中,更有如诗如画的感觉。宽阔的塔里木河已经不见洪水期万马奔腾般的狂泻嘶吼。那静静的塔里木河前不见头,只见从远处的金色胡杨林而来;后不见尾,在遥远的金色胡杨丛中明灭消失。在风平浪静时,安闲静谧的塔里木河犹如一面无边的镜子,两岸的金色胡杨连同为它做衬的蓝天白云映入镜中。微风乍起,满河悄然浮起微微波浪,那一河金胡杨轻轻舞动,热烈而又美妙地变换着无穷魅力的倒影。你看着看着,便会沉醉于这悠然恬静的天地之间,忘掉了自我。

捍卫绿洲的不朽凯歌

那金黄色的胡杨不仅绘出经天纬地的辉煌长卷,更奏响数千万年拒狂沙于绿洲之外的生命凯歌。

走在胡杨林,每一棵胡杨都是一个坚守尽责的战士,在酷暑、高寒、干渴里站岗,雄伟粗壮,虬枝峥嵘;每一棵胡杨都是一个勇猛无畏的战士,在飓风沙暴来袭时,稳立大地,宁可折枝摧干,决不后退半步。在刚劲凛然、威武不屈的老树前后,时有新苗破土而生。在荒瘠的戈壁沙原,这些顽强的生命生生不息地轮回,捍卫广阔无垠的大地。

在南疆距沙雅县城西南约70公里的塔里木河故道,有一个胡杨抗拒肆虐沙暴的古战场。这里有枯死数千年的大片原始胡杨林,当地人称魔鬼林。站在高高的沙岗极目远眺,北面是一望无际的渭干河绿洲,南面是能够以风暴移动整个沙丘的塔克拉玛干沙漠。魔鬼林就横亘在绿洲和大漠之间,同故道胡杨林一起抗阻着流动的大漠每年以约3公里的速度对绿洲的逼近吞噬。

约2万亩的魔鬼林千姿百态、苍劲挺拔,依旧保留着胡杨与狂沙生死拼搏的场景。千万棵苍劲的胡杨用生命点燃这片苍凉的大地,雕塑成震撼心魄的英雄群像:一簇簇胡杨在暴虐的沙尘中或挺拔指天,或弓步向前,或匍匐展枝,虽精力将尽,仍然豪气万丈;一片片古朴粗壮枯槁的胡杨,铁干劲枝相接,更是摧不垮的不屈不挠的抗沙群体;一座座大小沙丘上的胡杨刚劲凛然,那是沙暴在摧毁胡杨时筑起的沙丘,沙丘越来越高,胡杨也越来越高,盘踞丘峰,坚韧地屹立在天地苍穹……这气势磅礴的原始胡杨林古战场,令人思绪纷飞。

胡杨以顽强生命铸成制约沙漠的绿色长城,被人赞誉为“大漠英雄树”,素有“生而千年不死,死而千年不倒,倒而千年不朽”的传说。其实,一株胡杨的寿命一般为100至300年。“千年不倒”是因胡杨为了广揽水分而进化出强大纵深根系,将其牢牢固定在大地上,任狂风盖天而屹然矗立。“千年不朽”是因干旱沙漠地表缺少微生物的活动而难腐蚀。但是胡杨无论是死是活,都在演绎着一部悲壮绝美史诗,成为人们争相赞颂的英雄。

(责任编辑 :支艳蓉)

首页 - https://lzszfoo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