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抓好工业园 盘活产业链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冯峻熙

在消费升级、行业竞争格局加剧背景下,近年来金种子酒营收和利润双双下滑,在18家已披露中报的酒企中,营收增速位列行业末位。而在销售不能带动营收增长的情形下,该公司开始逆向操作

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 王彦强 虽依旧位列徽酒“四朵金花”阵营,但在挣扎数年后,金种子酒(600199.SH)已明显掉队。 数据显示,2019上半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.06亿元,同比下滑7.80%,实现归母净利润-3178.34万元,同比下滑629.21%,扣非后归母净利润-3582.44亿元,同比下滑528.86%,净资产收益率为-1.07%。 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除了已经被*ST的皇台酒业(000995.SZ),在已披露上半年业绩的18家白酒企业中,金种子酒营收增速、净利润、净资产收益率均排名行业末位。而从毛利率来看,专注于平价酒的顺鑫农业(000860.SZ)以36.82%的毛利率创行业最低,金种子酒则以41.39%毛利率排名倒数第二位。 曾经的徽酒“四朵金花”,到底怎么了? 对于上半年业绩亏损原因,金种子酒表示,一方面由于消费快速升级,市场主流价位产品上移,导致公司百元以下价位产品市场萎缩、销量下降;另一方面,其主推的金种子系列年份酒尚处于培育期,销售未上量且对公司业绩贡献有限。 事实上,此次业绩亏损或早有先兆。 Wind数据显示,2018年上半年,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实现600.58万元,但其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已经亏损569.67万元。 不仅如此,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还发现,金种子酒营收自2012年创历史新高后,便开始连续下滑,时间长达5年。直到2018年营收才实现正增长,不过仅同比增长1.89%。 另外,该公司无论中高档白酒还是普通白酒都面临营收、利润不断下滑的窘境,曾经的多元化尝试也未令经营业绩有实质性起色。 针对上述问题,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发送沟通提纲至金种子酒投资者关系部,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。 销售不进反退 利润持续萎缩 在安徽白酒市场,古井贡酒(000596.SH)、口子窖(603589.SH)、迎驾贡酒(603198.SH)和金种子酒四家A股上市酒企,并称“四朵金花”。 从最新两三年的相关数据看,Wind数据显示,2017年,古井贡酒、口子窖和迎驾贡酒的营收分别为69.68亿元、36.03亿元和31.38亿元,分别同比增长15.81%、27.29%和3.29%,而同期,金种子酒实现营收12.9亿,同比下降10.14%。 至2018年,古井贡酒、口子窖、迎驾贡酒分别实现营收86.86亿元、42.69亿元和34.89亿元,同比增长分别为24.65%、18.50%和11.17%。而金种子实现营收仅13.15亿元,同比增长1.89%。 2019上半年,金种子酒与其他三家差距进一步拉大。古井贡酒、口子窖、迎驾贡酒分别实现营收59.88亿元、24.19亿元和18.82亿元,同比增长分别为25.19%、12.04%和8.59%,而金种子酒实现营收5.06亿元,同比下滑7.80%。 事实上,以安徽市场为主的金种子酒不仅要面临本土酒企的激烈竞争,还要面临外来名优酒企的强势“入侵”。 数据显示,近年来,包括贵州茅台(600519.SH)、五粮液(000858.SZ)、洋河股份(002304.SZ)等在内的全国性酒企分走了安徽省约4成的市场份额,这也令安徽省内白酒企业的竞争激烈程度更上一层楼。 面对更为激烈的竞争,古井贡酒采用了更为积极的销售策略,但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查阅金种子酒近几年年报发现,自2014年始,该公司的销售费用不升反降。 Wind数据显示,2014年—2018年,该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7.97亿元、6.59亿元、5.00亿元、4.03亿元和3.14亿元。同样作为徽酒代表之一的古井贡酒,同期销售费用分别为13.04亿元、15.58亿元、19.80亿元、21.70亿元和26.83亿元;2015年上市的迎驾贡酒,2015年—2018年销售费用分别为3.82亿元、3.82亿元、4.07亿元和4.51亿元。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,作为安徽浓香型白酒的代表企业,古井贡酒的销售费用不断上涨,表现较为积极;金种子酒的销售费用不断下滑;迎驾贡酒的销售费用则是小幅攀升。 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了解到,在2012年行业调整之际,金种子酒也曾提出要全力打造中国大众白酒实力品牌,以大成本观念构建营销战略新格局,大效应推动市场升级。 2013年,金种子酒加大了广告宣传和促销力度,当年其销售费用达到7.74亿元,同比上涨150.49%。然而,值得注意的是,其营业收入却在当年同比下滑9.32%,归母净利润更是同比下挫76.22%。 此后,金种子酒销售费用便一路走低,营收表现亦差强人意。 2013年至2017年,该公司营收分别为20.81亿元、20.75亿元、17.28亿元、14.36亿元、12.90亿元,同比下滑9.32%、0.27%、16.74%、16.89%和10.14%。直到2018年才同比增长1.89%。七年间金种子酒营收从22.94亿元下滑到13.15亿元,下滑幅度达到42.68%。 营收下滑如此严重,其归母净利润也难独善其身。 2012年—2018年,金种子酒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.61亿元、1.33亿元、0.89亿元、0.52亿元、0.17亿元、0.08亿元和1.02亿元(2018年土地征收补偿款对当年利润影响额为9200万元),七年间下滑81.82%,若以扣非净利润算,则下滑更大。 此外,2016—2018年,金种子酒近三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连续为负,分别为-1.82亿元、-2.48亿元和-1.84亿元。而2019年上半年同样为负,为-1.78亿元。 路在何方? 由于业绩连续多年下滑,金种子酒也在不断寻找新的赢利点。 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2016年金种子酒完成了换届,以张向阳为首的新班子开始履职。同年7月,金种子酒耗资1000万元成立安徽大金健康酒业公司,并开始战略调整,成立大众酒、健康酒、电商和定制酒四大事业部,希望能借此改善业绩下滑局面。 健康酒产品方面,其设定的目标是成为“省内竞争格局的颠覆者,安徽健康酒类的领航者”,并推出健康酒品牌——和泰苦荞酒,但其后续市场表现并不理想,如今,市场上几乎已不见对金种子苦荞酒的热度。 2019上半年,该公司新纳入合并范围的子公司有10家,其中有一家为安徽大金健康酒业有限公司,由金种子酒100%持股。企查查信息显示,该子公司于2016年7月成立,2016和2017年均为开业状态,而2018年为歇业状态。 此外,金种子酒还开始向房地产业扩张。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查阅年报后注意到,目前,金种子酒旗下业务包含白酒、生化制药和房地产,截至2019年上半年,其投资性房地产金额为1.07亿元。 至于生物制药板块,据2019半年报显示,金种子酒持有的安徽金太阳生化药业有限公司92.00%权益,为上市公司贡献净利润490.91万元。 白酒依然是金种子酒的主营业务,其产品系列包含“金种子”“种子酒”“醉三秋”“颍州”“柔和”“和泰”。其中以六年金种子、八年金种子、十年金种子的系列酒为主力产品,参与竞争徽酒中档市场,还推出了柔和经典、颍州佳酿升级款等产品,试图优化产品线。 但据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了解,其中高档系列产品成绩并不如人意。 根据该公司2016—2018年年报显示,其高档白酒的营收分别为8.15亿元、7.04亿元、6.35亿元,占营收比重也逐步下滑至5成以下。而普通白酒同期营收分别为3.71亿元、3.14亿元和2.40亿元,亦处于萎缩状态。 业内资深人士认为,白酒行业的竞争格局日渐清晰,强者恒强、弱者愈弱已成为行业常态。对于金种子酒白酒板块而言,毛利较高的中高档白酒营收持续下滑,毛利较低依靠走量的普通白酒不断萎缩,对于品牌定位不甚清晰,又缺乏放手一搏勇气的金种子酒而言,未来的道路可能会变得更加艰难。

(责任编辑:马先震)



 中国经济网声明: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,属作者个人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。

首页 - https://lzszfood.com